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木纹破法之眼第一百二十一章送上门

2020-09-17 来源:

破法之眼 第一百二十一章 送上门

“轰~”

火光闪现,转职仪式的阵纹完全爆裂了开来,强大的余波冲击着防御的光幕,让整个防御结界都出现了剧烈的抖动,半响才停了下来。

房间中央位置也残留着浓郁的黑烟。

“咳咳咳~”

带着剧烈的呛声,玄夜抬手撕开防御结界的一道口子,一阵飓风刮过,将内部的浓烟全部排了出去。

因为并没有风系核心的缘故,这不入阶的法术用起来也有点磕磕碰碰,半天都还残留了些许烟雾。

玄夜整个人脸上更是有一种被熏黑的感觉。

“为啥我从没看到哪本书上写过,连续开启光明和黑暗星宫的难度会这么大,差点就搞砸了。”

集中精神冥视着暗影星宫当中显得有点萎靡的职业核心,玄夜心情也显得有些郁闷。

本来吧,他转职的难度就相对要大一些,都是靠着自身活性精神力的强大天赋强行硬上的,可结果没想到凝结暗影星宫的时候竟然还受到了光明星宫的干扰。

光明星宫的核心可是率先凝结的,这一次还进行了再次的强化,自然是要比暗影星宫的核心强不少,差点就仪式失败了,最后靠着恐怖的控制力才力挽狂澜,可饶是如此也受到了些许影响,起码得好好修养几天才能完全恢复。

一点都没有刚刚晋级完的精神饱满感,只有深深的疲惫。

没错,因为星宫已经凝聚了三枚职业核心,现在的玄夜已经是货真价实的三星职业阶强者!也正式从初级职业步入了中级职业的程度!

等到暗影星核恢复将五道名目铭文刻印上去,足够让玄夜同时掌控五个阵地!

“呼,只知道最强的死灵法师是要由光明堕落成黑暗,而最强大的生命魔法则是要暗影净化成光明,但没有谁告诉我这两个核心连续开启的时候冲突会这么激烈。”

吸了几口外面抽进来的寒冷空气,玄夜心中也不由有些腹诽了起来。

因为一路都是靠着书籍与数据库的协助自己摸索过来的,却是没人提醒过玄夜一些转职的‘常识’,现在自己亲身体验过一次后,根据数据库的反馈倒是明白了原因。

虽说六星职业法师就是全部星宫都凝聚的星核,但通常来说互相对立干扰的星核应该不会选择连续开启,因为这样两者的力量差距相差最小,率先开启的星核会感受到威胁被动的压制新的星核。

不过玄夜这样的冒失,倒是也带来了一点福利,那就是因为两个星宫的剧烈冲突被他强行控制制止,双方的共鸣程度要更亲密些,自身精神力也因为这种刺激提升了不少,最起码驾驭三个星核是没有丝毫难度了,直接跨过了适应期。

共鸣程度的提高,也更加便于自己之后让两者搭配掌握初级的时空力量。

而且……

脸色有点古怪的抬手看着手上凝聚出来的纯净负面能量,玄夜也不由有些腹诽

这……,这算是直接从光明堕落到黑暗了吗,那自己现在算是神马职业,唔,暗夜游侠?死亡骑士?

明明第二星宫是光明,可玄夜却发现自己的暗影与死亡力量控制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光明星宫,甚至因为两者的互相作用与共鸣,他这第二与第三星核的力量掌控程度,等到完全恢复过来的话恐怕并不会逊色于第一开启的土之星宫!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他目前查阅的资料中并没有暗系的阶位魔法,不是罗兰德不会,而是罗兰德因为将亡灵与傀儡互相结合的缘故,他的暗影相关资料算得上是隐私并没有放在对外开放的资料当中。

只有一个三道魔法符文构成的瞬发戏法‘心情变差’,还有一个六十四个魔法符文构成的快速魔法‘夜幕降临’。

“呼,算是因祸得福了,等到能够同时掌控五个阵地的时候,只要有时间和场地,职业阶的敌人只要数目不是太多,应该是很难构成威胁了……,呸~不能立FLAG。”

因为品尝到了甜头,从原本差点失败的郁闷和沮丧中找回精神后,玄夜也不由自我审视了一方。

不过算起来,其实自己掌控四个阵地的时候,就已经从人家的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了,自己缺的是争取布置阵地时间的应急能力,这一点上暗影星宫的加成明显没有力量内府的大。

可惜,肉体上的恢复还得调养一阵,毕竟天赋摆在这里,就算现在不差钱了日常用魔兽肉补充营养,药剂管够,也还得半个月左右才能尝试。

而最让玄夜期待的就是,目前自己已经差不多能掌控五个阵地了,等到能同时掌控六个阵地就能互相进行组合从而达到升华效果!

届时硬刚专业大佬恐怕都不是梦!

只是从五到六的难度提升也太大,估计自己开启力量内府的时候完成不了这种要求,起码要等自己四星的时候才能尝试。

就在玄夜一边权衡得失,一边整理房间的时候,他的预警结界却是再次被触动了。

“这旅馆是完全不能住了,啧~”

玄夜也知道,这种便宜的旅馆就算是同他们叮嘱了不要放人来打扰自己,他们也没什么能力阻挡或者不敢阻拦,所以也只是嘴巴上抱怨两下,并没有真的多生气。

看到门外一个一脸谦逊表情的家伙后,他却也不太好直接将人打飞,伸手不打笑脸人嘛,玄夜才不会承认对方那种恭敬的态度让自己心情舒爽。

而且黑发黑瞳的夏裔族也比较容易引起自己的亲切感。

“尊敬的夜大师,鄙人是绿柳城张家的外务总管,这次冒昧拜访乃是有事相商。”

满脸谦逊带着一股绅士气息的中年男子欠了欠身自我介绍到。

好吧,亲切感喂狗。

能够摆出谱子自称绿柳张家的,唯独也就只有自己知道的那个张家了。

真是特莫都还没时间和你算账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唔,张家见过自己的人活下来的也就那么几个,加上自己的形象变化,能够认出自己的可能性不大,这么说来,对方应还是听听小的吧该是因为自己如今表现的药剂师身份而过来接近的了。

啧啧~,以张家在绿柳城的地位,这似乎很容易就能理解。

心中快速闪过了几个念头后,玄夜表情上并没有做出什么表示,而是平淡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张家,随后便是侧身让这位外务总管进入了房间。

因为听闻过,当初尤里家那位药剂天赋不错的少爷过来这里的遭遇,张佑本来这次过来只是一次试探和拜码头,想要拉拉关系的,并没有奢望能取得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却是没想到对方的态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当下心中一喜。

只是进入到房间还未等他斟酌说出一些客气话语,玄夜这边却是一副不太耐烦的样子说道

“我大概知道你过来的目的,无疑就是和那个什么尤里家的想法差不多了,那么,你们能付出什么。”

嘁,当初阴了自己那么狠的一波,以至于现在自己的伤势都还未完全恢复,甚至逼得自己步入三星是率先开启星宫,这笔账可得好好算!

自己送上门来不狠狠的宰一笔那怎么对得起自己。

或许很少碰到这种直白没有丝毫客道的话语,张佑脸色不由愣了下,但很快还是反应了过来,能够当外务总管,急智和反应迅捷是必不可少的,也并没有完全进入玄夜的节奏和话题而是直接说道

“我们张家能够付出的代价自然是会让大师您满意,帮您出售的药剂应付尤里家的打压只是其中之一。”

回答玄夜问题的同时,还表明了玄夜如今要面临的困境以及展现自身肌肉。

“哦?我倒是不知道那个尤里家有什么办法能够打压我的优质药剂。”

玄夜嗤笑了一声后显得不以为意,谈判嘛,无非都是抬高自身优点找出他人缺点,市场和渠道上自己和尤里家没得比,可这种稀有货可是能够引起职业阶兴趣的。

尤里家仅仅是垄断药剂市场而已,可远远没办法在绿柳城一手遮天,其他职业强者不卖他们面子也就不卖了,说白了尤里家也就是绿柳城的六大家族之一,如果不是家里有一个药剂师公会的会长,绝对力量上来说可是最弱的。

而对于职业强者来说,自身实力才是真正最重要和最有保障的!

“咳咳~,这,对于优质品质药剂,尤里家的确没有什么办法,但对于普通品质的药剂,他们的影响力还是相当大的。”

张佑干咳了一声后点出问题所在,哪怕玄夜有着精神唤醒药剂能够炼制出优质品的名声,尤里家正要打压却也并不困难。

精神唤醒药剂这一种就算了,本来的利润也不高,受众群体还只有施法者,如果不是和法师公会的关系有相应任务,甚至都没有药剂师愿意花费精力和时间炼制这种低利润的药剂。

但如果涉及其他种类的药剂领域就不同了,只要放出风声这位正式药剂师仅仅只是专精精神唤醒药剂一种,其他药剂质量一般的传言就足够喝一壶了。

就算是合格的药剂里品质也有好坏之分,购买者自然是愿意买这种药剂中名气更大更有保证的药剂师产品。

甚至以尤里家的人脉,还能将其他种类药剂直接阻挡在销售渠道之外。

听着面前张佑的款款而谈,玄夜也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口才,如果不是自己和张家的那些猫腻,说不定都被他打动了呢。

不过可惜啊,张家那次埋伏自己的仇,就说你现在的方向也有误区呢,什么叫做能够将自己的其他药剂阻挡在销售渠道之外?

只要自己其他药剂中也能够拿出优质品质就绝不是尤里家能够打压得住的,翻手就能打破他们所谓的垄断!

当然,这一点尤里家不知道,而张家也不知道,玄夜也并没有直接表现出来的意思。

而是另辟蹊径的说道

“或许你所说的是我现在所面对的麻烦吧,但这段时间呢,我也打听了一些城内的消息,似乎你们张家最近受损很严重呐,城外的地盘压缩的很厉害,所以才会想要在城内争一口另外的收入吧。”

停顿了片刻后,玄夜还用一种戏谑的表情看着对方随意的说道

“不然,你认为我为何会让你进来谈呢。”

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当真是一下戳到了张佑的软肋,不由心底闪过一阵苦笑,法师老爷果然是法师老爷啊,哪怕是这种钻研专业的学术型法师,也决不能小看他们的智慧,就算情商不高,但智商绝对是水准之上的。

好吧,的确是被对方说中了,看来这次不大出血真的不行了。

没错,听起来张家实力受损应该是拿出的利益更少才是,但事实上却恰恰相反,张家主要损失的是中级职业阶强者的顶梁柱,并不是家族积累的资源和底蕴。

这种时候开辟新的渠道,豁出去动用的心里底线资源绝对是要超出其他几个同等级势力的!

选择药剂这一块,也同样是深思熟虑的,因为尤里家的绝对战力在绿柳城六大势力中最弱,就算是张家受损后也并不惧很淡他们,而且药剂这一块只要能拉拢到药剂师,以张家的人脉入行并不困难!

而且还正好能借助这种机会展现家族的肌肉进行威慑,让他人知道哪怕是受创了张家也依然还有着两位六星强者坐镇!依然还是绿柳城六大势力之一!

是权衡了很久后一箭多雕的手段,这种时候碰到一位野生的正式药剂师,还是能够有几率炼制优质药剂的那种,自然是要想尽办法拉拢了。

玄夜直接将对方的伤疤掀开,就是为了将事情放在明面讲,不和他们拼自己不擅长的条条框框,反正要压榨到你们的底线就对了!

有着足够的已知条件,玄夜的推导能力绝对是BUG级的。

――――――――――――――――――――――――――――

又是四连啊!!把订阅都丢给我呀~(未完待续。)


莆田牛皮癣治疗方法
痔疮药
婴儿拉肚子是怎么样的
友情链接
北京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