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木纹一br你见过这样一个柚子吗

2020-09-23 来源:

你见过这样一个柚子吗?它金灿灿的,有一层楼那么高,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天晴的时候,阳光照在上面,它便散发出一股股诱人的香味,这味道是柚子香夹杂着椒葱的味道,有时候是浓烈的瓜子香,有时候又是甜甜的奶油香。如果有轻风吹过,这香味就会随着风一起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怎么飘也不会散。如果是下雨天,香味就被冲淡,雨滴落在柚子上,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它们串联在一起便成了一曲曲美妙的音乐,一首接一首,直到雨停下。这个奇特的柚子长在一片树林的中央,周围被各种各样的树木包围。

奇奇格就住在这里,她长得很漂亮,细细的眉毛,弯弯的睫毛像一层黑草笼罩在湖一般清澈的眼眸上,洁白的皮肤配上短短的黑发。她经常在头顶上夹一个大大的红色蝴蝶结发夹,穿一条白色或淡蓝的连衣裙,像个可爱的小公主。她有一条小狗,长长的毛洁白洁白,几乎要拖到地上。

柚子没有门,只有四扇窗,分别对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窗子下面架着木头做的梯子。奇奇格要出去的时候,就从梯子上爬下来,脚下是五颜六色的圆石头,排成曲曲折折的线,一直通向远方,树林的边缘。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树林时,红顶白喙的鸟儿就衔着一根竹棍飞到柚子的窗前。它用竹棍敲击玻璃,头一点一点的,窗子发出笃笃笃的声音,轻快而响亮。这声音传进奇奇格的睡梦里,她便从梦中醒来,伸个懒腰,穿好裙子,趿着拖鞋跑到窗户边,把所有的窗子都打开,然后从方形架上抓一把玉米粒送给那只叫醒她的鸟儿。它从奇奇格摊开的手掌里啄取食物,吃得欢快。有时别的鸟儿也会飞过来,奇奇格快乐地看着它们,这些五颜六色的漂亮的鸟儿把她的手啄得痒痒的。吃饱后,它们在奇奇格的手指上擦擦嘴,奇奇格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它们光洁鲜艳的羽毛,然后看着它们扑扇着翅膀飞走。对于奇奇格和鸟儿们来说,这是一种让双方都感到心满意足的习惯,它就像太阳的每天升起那样自然和谐。

送走鸟儿后,她就跑回洗手间刷牙洗脸。这时,小狗才懒洋洋地从窝里走出来,打着呵欠。奇奇格用手扳开它的嘴,总能闻到一股特有的难闻的气味。奇奇格的眉头一皱:“噫,你天天不刷牙,就像黄兔兔一样,好恶心哟!”小狗狗咧嘴一笑,跑开了。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做完,奇奇格就抱起小狗爬下梯子,她们踩着排列得弯弯曲曲的石头,一直走到小河边。这条河从树林的西北方向流来,在南边形成马蹄形后又从东北方向流走。它清浅细长,平静清澈,可以清晰地看见河底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和随水飘动的水草。奇奇格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脱了鞋袜,把脚伸进河中,让水没过脚踝。一阵冰凉顺着脚尖直抵全身,她感到头皮发麻,仿佛梦中的一阵紧张在刹那抚掠过来。她把水泼到小狗身上,它的毛便粘成一条一条,就像家里的拖把。奇奇格歪着头看着它在河边走来走去,嗅嗅这,嗅嗅那。

一只雨燕从遥远的天际飞来,太阳在它背后成了一轮明亮的背景,它的翅膀边缘被阳光染成了金色。奇奇格仰起头望着它,天空湛蓝而遥远,白云洁白而柔软。她躺下身,把双手枕在脑袋下,就这样望着天空发呆,看着那只燕子在头顶上不停地飞着各种姿势,仿佛在举行一场单人舞蹈表演。奇奇格的生活就是这样平凡而惬意,这样贴近自然又属于自己。

忘记说了,奇奇格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洒满阳光的金色花园,就在柚子的南边,竹篱笆围成一个圈。

我呆在一间四面都封闭的直角梯形状的黑房子里,很闷,二氧化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到处飘荡。这房间是孤独的,极度孤独,因为它孤零零地坐落在离喧嚣的街区好几十里的地方。头顶是一个圆形的翻盖天窗,旁边悬下来一条结实的粗绳。如果我想出去,就要沿着它爬上去。但我却很少把天窗打开,因为我习惯黑暗更胜于习惯光明。

这房间里只有一张桌、一把椅和一张单人床,一个装衣服鞋子的箱子,桌子上横七竖八地丢着几根长短不一的红蜡烛,十几本书靠墙而立排成一排,有几本摊开着,上面落着几滴蜡泪,形成小小的圆形,仿佛通红的小眼睛。一只很旧的闹钟滴滴嗒嗒的响着,记录着时间的流逝。

当屋里的二氧化碳终于浓稠得让我感到窒息的时候,我从角落拿了棍子将天窗盖捅开,然后沿着绳子爬出窗外,接着滑滑梯似的从屋顶滑到地上,这一过程让我想起了幼儿园里的时光,那么快乐那么无忧无虑的日子。虽然那些时光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一大块一大块的空白,但我依然记得好些场景和好几个奇异的故事,它们就是属于我自己的童话。但是这些美好已经随着身体的长大而膨胀了,变得空洞不实,没有质感,轻飘飘的,一阵风就会吹倒。多长一岁年纪往往只是加重我头上的枷,加紧我脚上的镣,如今的我羡慕在草里沙里浅水里打滚的孩子,羡慕追着自己尾巴的猫——人早已进化得没有尾巴了,于是没有了和自己玩的能力,总要追踪其他的刺激“我希望他们能继续专注于做游戏”。他还为《现代战争》悬而未决的未来感到担忧物来索取快乐或满足。

在我身上没有女生的的普遍爱好,没有她们的时髦和极度流动的思想,骨子里是守旧的,却总是想着创新和突破,用单薄的行动和言辞去拒绝那些人云亦云的幼稚的东西。我用时间和沉默将自己打磨得有棱有角。当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学着如何圆滑如何取得他人的好感时,我却用自己尖利的刺去刺伤所有试图接近我的人。

我相信偶然和缘分,但永远不相信一见钟情,因为我把爱情视为崇高,视为精神灵魂之殿堂——有哪座殿堂是一簇而成的呢——没有——一所以像我这样的女人很难找到爱情,很容易死于孤独,但我从不为此感到不悦,上帝那么忙,我不想骚扰人家。

但实际上我也并不是那么冷血那么没情调的。有一次我心血来潮突然想绣花,即使不绣花那绣绣字也行。于是我从箱子里翻出了不晓得多少年前的一块白手帕和一个发旧的针线包,然后就仔仔细细、小心翼翼的绣了起来。这个过程花了我大概几个小时,我把手帕摊开在床头柜上,看着上面歪歪斜斜的“暖冰”两个字,心里美滋滋的,打算以后送给我的爱人。但很悲惨的是,有一次我斜倚在床上写字,手臂不下心打翻了床头柜上的一杯咖啡,咖啡流到手帕上,把它弄得脏兮兮的,我拼命拼命的洗才把污渍给洗掉,但还是很悲惨的是,我把它放在屋顶上晒的时候它就再也没回来了——它一定是被风吹走了——就像一场无结局的期待。

奇奇格抱着熟睡的小狗在林子里散步。路边的野花已经开得热闹非凡,树叶和小草绿得闪光。海棠浅浅的红,淡淡的白,满天星挤着跳出来涌进眼里,使她眼花缭乱。铺天盖地的牵牛花缠在树干树枝上,绽出浅紫色的喇叭状的花朵。牡丹和芍药似乎在争夺花中之冠,开得姹紫嫣红。而各种兰花又颇有君子风度,芳香暗吐,清雅高洁。风息温顺地从繁华绿叶中吹过来,带来一股幽远的淡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汽,摩挲着奇奇格的面庞,轻绕着她的肩腰,就连单纯的呼吸都是无穷的快乐,空气异常明净,秀美的风景像画布展露在眼前。

“多美的春日啊!”奇奇格感叹着周围美好的一切,为自己生活在这里感到庆幸。这里宁静而和平,多彩而和谐,这里是属于她的天地。

她走着走着,突然碰见一个魁梧的先生,身穿大礼服,戴着帽子,宽阔的绣金丝绸肩带垂挂到臀部,手里提着一支镀银的手杖,脸上配着一只格外长的勾鼻子,简直就像一只雄火鸡。他的脚步犹犹豫豫,目光恍惚而举棋不定。

他的出现让奇奇格感到惊讶,因为这林子如此偏僻,一般是没人会来这的。

“先生,你好!”奇奇格上前去和他打招呼,那先生一见到奇奇格,脸上也露出惊讶的表情,几秒钟后这表情变成了欣喜。

“啊,小姑娘,你好!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他擦了擦鹰钩鼻,然后伸出手。

他的手太大了,奇奇格的手放在他手心简直就像一块洁白的小手帕。

“唉,我迷路了,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吗?”

“这是一片无名的树林子。”奇奇格说道:“你愿意去我家坐坐吗?”

“不不不。”他边摇头边摆手,那样子真滑稽。“我得赶回家,你能带我出去吗?”

“行呀。”奇奇格眨了眨眼。转过身,“你跟着我走。”

“太谢谢你了!”他的声音有些激动。“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奇奇格。”

“哦,这名字真好听。”

“你怎么会跑进林子里来呢?”

“我有个朋友住在离这不远的地方,他领着我到他家做客,可是我记不得回家的路了,走着走着就走进这林子里来了,迷了路,幸好遇见你,否则等天色暗下来,我就要风餐露宿啦。”

“呵呵,你害怕呆在这?这里的景色不是很美吗?”

“美倒是美,白天很好啊,可是晚上的话。。。。。。就有点吓人了,我害怕野兽。”

“哈哈,这林子的动物都很友好的,它们不伤人,而且通人性哦!”

“是吗?”

“是呀。不信的话,我可以喊只鸽子来。”奇奇格吹了一声响亮绵长的口哨,几只雪白的鸽子突然从天而降,在他们眼前飞翔。

“哇,这鸽子从哪来?”先生感到很奇怪。

“它们哪都可以藏,如果你不特意去找,是发现不了它们的。”

那几只鸽子就在他们头顶前飞,像是为他们带路。

“你跟着它们走,就能走出林子。”

那位先生张大了嘴巴:“这是你养的吗?”

“嘿嘿,这树林里所有的动物都像这两只鸽子一样,难道我能养这林子里的所有动物?”

“呵呵,真好!鸽子我不怕,我最怕四条腿的大动物。”

“到了。”奇奇格转过身,“这就是出口了,你看,远方那条河。”

“啊,是那条河,我认得了。太谢谢你了,我该怎么报偿你呢?”

他想了想,举起手里的那根手杖,“这个送给你,就作为答谢吧!小姑娘,这根手杖可是非常昂贵哟。”

“我不要。”

“那,我身上有点现金,你要吗?”

奇奇格摇了摇头。

“那你要什么”

奇奇格凑近他耳边,轻轻地说道:“我要您做一件事。”

“行,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

奇奇格朝他身后招了招手,那先生转过身,睁大了眼睛。他看见一只羚羊和一只小鹿朝他们慢慢走来。

“难道它们一直都跟着我们?!”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一点声音都没听见呀。”

“是啊,它们怕吓着你,所以走得很轻很轻。”

“你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抚摸它们的头,亲吻它们的面颊。”

“啊~~~~”

“我说过,它们不伤人的,你还怕什么?”

“好吧。”他答应了,不过有些勉强。

两只动物已经来到他们身边。先生深处颤颤微微的手,抚摸羚羊小鹿们的头。接着他弯下身,轻轻吻了吻它们毛茸茸的脸颊。

“呵呵,感觉怎样?”

“呃,很不错,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种动物,它们这么温顺,我心里很满足。”

“那就好,你不该怕它们的,它们和人一样,善恶分明,又懂感情。”

“嗯,谢谢你,小姑娘。”

“我该回家了。”奇奇格朝林子里走去,突然又转过身大声说道:“如果你还记得路,哪天想来这里,就来找我玩哦。”说完便蹦蹦跳跳地走了,先生望着她的背影,耳边听见银铃般的笑声。他微微一笑,把帽子摘下,转过身,朝远方走去。

今天我突然觉得无事可做,桌上的书已经全部看完,笔记都做了好几本,所以我决定上街买些书,买水,还有买其他生活用品。这次是我今年第一次出门,出门的意思是—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走出梯形房子。

热烈的夏季已经到来,在我看来,这个地方几乎没有春天和秋天,而这两个又是我偏爱的季节。夏天的雨暴躁而癫狂,击打屋顶的时候总让我觉得像千万只箭射过来,冬天的雪悄无声息,总要等我爬出天窗后才能看到它们的纯洁。但实际上它们是不纯洁的,雪白的外表下藏着的是灰尘,是污泥,是那么多肮脏无聊的东西。但是人就是爱这样说,雪啊,纯洁的雪,你是上帝的天使!他们承认外表更胜于承认内在,即使是自欺欺人,也照样乐此不疲。

我拥有不了春日和煦暖暖的阳光和秋季娴静绵绵的细雨,这是一件让我感到无比难过的事情。一直以来,习惯了平静的我没有什么奢求,一直笃信那句“无欲则刚”,但我依然不能接受丢失季节的变换,我一直认为时间与记忆都藏在季节的变换里,唯有感受得到它,才能更虔诚的仰望天地之神,但是我没有,真的没有,我真的什么也没有。

我房子的周围就像荒漠一般,沙尘扬起,石头滚烫或者冰冷。这块地方因水土流失严重而导致土壤贫瘠荒凉,寸草不生,毫无绿意。我曾经试图栽种花草和树木,但在热火朝天和筋疲力尽的劳作之后,我得到的只是它们干枯的尸骨,有时候还散发着隐隐的霉味,让我觉得恶心,所以我放弃了改造环境的念头。我觉得很奇怪,这里一滴水也没有,真不知道这霉味从何而来。

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的人难免营养不良,但我发现上帝还是很垂怜我的,让我不至于骨瘦如柴或者因饥饿而死。我可以好几天不吃饭而不感到饿,在这段时间里我看书或者写字或者鬼画符或者低头冥思或者仰头祈祷,这些都让我有事可做。

共 1417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半是纯净的童话,一半是深刻的寓言。两者的相遇,两者的破茧成蝶。诗歌一般的语言、梦幻一般的描述,把世界的百怪千奇,写出不一样的色彩。这篇小说不论是从构思、完整度、还是小说的精准度,都非常的成功。非常值得推荐给孩子看。是非常好的童话小说。欣赏。【:海林夕】

1楼文友: 08:55:20 童话是最好的故事,最好的故事,总在童话中。


肝纤维化不能吃什么
舒筋活络吃什么
太原专治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北京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