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九转恒星变第八章少女全芷柔节能

2020-10-19 来源:

九转恒星变 第八章 少女全芷柔

邪烨缓慢的走着,看着街边摆着的小摊,各个都是如往常一般买卖,邪烨知道这些人都是为了生计,没有买卖的话,或许现在就失去了生存的机会,钱现在倒不是很重要,但是能买到粮食,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穷人的生活,鱼纣曾经深入底层去了解,对这些穷人还是知道的很多,鱼纣就是希望能创造出一个和平繁荣的大贤帝国,造福百姓,但是在某一个方面来説,这个理想是奠定在这些百姓的血‘肉’上的。

为了能成为大贤帝国的主君,不惜百姓的‘性’命,让自己的手下引百姓去东‘门’,然后实施手段让东‘门’被破,利用冥狐妖族击杀皇宫中的皇帝,百姓死伤无数,为的就是能服众,让众人知道皇帝的死是冥狐妖族杀的。

暗地里击杀了所有的皇亲国戚,全部都死了,这样以他的势力实力就能跃变成主君,朝代才能变迁。

邪烨心中暗道:“有时候就必须狠一diǎn,但是这种手段实在是太卑劣了。皇帝虽然被杀,但是你也为此付出代价。”

对于邪烨来説,这完全是没必要的事,毕竟是受现代化高等教育的,这种做法还是令邪烨感到排斥。

路边上有不少乞丐,每个乞丐的脸几乎都是黑黑的,全身穿的破破烂烂的,全部都是蹲在角落处,双目无神。

但是看见身穿锦衣的邪烨走了过来,立即就一拥而上想要乞讨,但是邪烨身上的气息变得很冷很冷,居然在大白天下,众乞丐都是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每个人都是停下了身体,他们的脸上写着震惊两字。

邪烨直接就走过去,没有理会那些乞丐,少‘女’看着有些只有十几岁的孩子,有些怜惜了起来,但是现在她自己都养不活,何来拯救这些乞丐呢,轻叹一口气就跟了上去。

邪烨身上锦衣是在华轩中特意找出来的,为的就是白天行动,这件锦衣是鱼纣没有穿过的,这样万一碰上与鱼纣相熟的人而不会被认出来,阳鼎这才没有看出邪烨的真实身份。

邪烨走到了一处拱桥那里,少‘女’不明所以,顺着邪烨看的方向,只见前方聚集着无数的兵,那些兵都是在一个人的指导下在进行部署,所有的兵片刻间就走上了城墙,无数的兵在命令下行走。

少‘女’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男人会来这里,满脸都是疑问,难道他打算要参军吗?

邪烨眉头紧皱着,内心在叹气,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这些兵的素质,根本就如一盘散沙,走路的时候摇摇晃晃,大多士兵满脸皆是惧怕之‘色’,有些士兵还不知所以然,听见命令都不知道要往哪走,排队的队伍都是不整齐。

在作为特种兵邪烨眼中,这些人都是炮灰的存在,根本就起不了作用,只能是滥竽充数而已。

这次过来就是确认士兵的综合素质水平,鱼纣的记忆是存在这些的,但是鱼纣的记忆中大都数是巫师的,士兵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因此邪烨才会过来看,这是能简单的推测出大禹都城是否有守城成功的希望。

很多人看来都是强制‘性’的被充军的,这些人都是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才会出现刚才的一幕。

大禹帝国的**已经深入骨髓,大把的钱都是‘花’在建造漂亮的行宫上,苛政赋税很是严重,没有起义已经是鱼纣这些年来的成果所在,要不然大禹帝国早就狼烟四起,但是还是抵抗不住昏庸皇帝的无能。

鱼纣数次要求拨下军款‘精’炼士兵,可是数次都被朝中的大臣阻挠,昏庸的皇帝听信谗言,要不然士兵怎会如此差!

冥狐妖族势如破竹的将大禹帝国摧毁,现在只剩下大禹都城存在,这都是封建思想造成的局面,要是能有德高望重的贤人担当皇帝的话,现在就不至于变成现在不可挽回的局势,真不知道是哀叹还是讽刺。

邪烨看着那些士兵,摇了摇头,説道:“看来这次守城会很困难。十万巫师,十万御林军‘精’锐,远远不够。”

邪烨冷笑道:“如果要是……如果是这个世界上最无力的词。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的,更新换代就是从这开始的。”

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立在了邪烨的身边,邪烨冷声道:“该听的就听,不该听的别听,对你没有好处。”

少‘女’鼓足了勇气,説道:“我看你似乎‘挺’关心这些士兵的,难道你是想要参军吗?”

邪烨嘴角咧开,紧盯着少‘女’,少‘女’被盯着全身都是不舒服起来,有一股冰凉让少‘女’全身好似冻僵,少‘女’的眼神中都是惧怕,但是她咬了咬牙,脸上出现一丝坚定和几分的坚强。

邪烨突然间感觉眼前的少‘女’似乎很像她,当年在学校的时候,邪烨可是出了名的冷血,可是她却是不一样,她刚开始的表情也是害怕邪烨,但是片刻间就像眼前的少‘女’一般,她看着邪烨就大肆説了起来,説的都是邪烨的坏话。

毕竟对邪烨来説这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七八年前的容貌记忆已经模糊,邪烨努力的回忆着,想要看清她曾经的模样,终于记忆渐渐地清晰了起来,眼前的少‘女’和当初的她长得惊人的相似。

邪烨心中在翻腾,希望能听到如想象般的事,邪烨盯着少‘女’的眼睛説道:“你叫什么名字?还有把你刚才还未説完的话説完吧,虽能猜出,但或许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少‘女’暗里舒了一口气,不答反问的説道:“你平时都是这样的冷血吗?为何一副看谁都是敌人的样子?很冷淡。”

邪烨依然是盯着少‘女’,少‘女’感觉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起来,少‘女’低下了头,説道:“我叫全芷柔。我父亲和两个妹妹在我被卖之后就离开了这座都城,现在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父亲会带着妹妹们去哪里?现在又逃不出去,只能跟着你。”

説完,全芷柔缓缓地抬起头,只见邪烨的脸上都是震惊之‘色’,一脸的难以置信,双眼似乎都要挤出来一般盯着她。

全芷柔吓了一跳,双手就按在了嘴上,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可怕,他的表情是那么的恐怖,好似一只随时都会张开獠牙的狼想要咬住她一般,他的面前出现一张张的鬼脸,全芷柔吓得説话都哆嗦了起来。

全芷柔説道:“你,你为何这样看着我?我害怕,你修炼的是什么元神诀啊,居然能让鬼魂都出现在你的身边。”

邪烨心中在呐喊咆哮:这怎么可能,为什么她的名字会和我的第二个‘女’友的名字一样,还长得这么相似。

难道这就是六道轮回吗?还是一切都是巧合?但是眼前的事已经明白,这是真的,这不是幻觉。

邪烨缓慢地转过身去,内心如翻涌的海‘浪’拍打岸壁,久久没有平静,脸上不断地随着想法而改变,大都数时间是面无表情不知道看着何方。

全芷柔很是疑‘惑’的看着邪烨,根本就‘摸’不清头脑,少‘女’想要问,但是害怕邪烨又像刚才那样紧盯着自己,少‘女’嘟嘴对着邪烨心中大声的哼的一声,全芷柔这才觉得满意,内心平衡了不少。

就这样,邪烨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全芷柔顿时就无语起来,不久后少‘女’就受不了,干脆就坐在地上‘揉’起了脚。

许久许久后,邪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邪烨刚才是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中,在全芷柔看来邪烨是多愁善感,而且从这叹气中找到了人味。

全芷柔无聊的看着人来人往的行人,邪烨转身就走,全芷柔赶紧就站了起来追向邪烨,全芷柔哼的一声,説道:“奇怪的人,莫非是‘性’格不全的人吗?为何对我视若无睹?连走都不叫我一下,真是的。”

全芷柔不知道邪烨要往哪里去,但是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全芷柔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拍了拍,一脸的无奈,全芷柔抬头看着邪烨的背影,内心中其实早就开始骂起邪烨,全芷柔看着周边的摆摊,那些热腾腾的馒头和小吃在挑战着全芷柔的肚皮。

全芷柔没有止住脚步就一头撞上了邪烨的后背,全芷柔啊的一声就向后退了一步,邪烨直接就走向面前的客栈。

全芷柔的眼睛顿时就放光起来,赶紧就跟随邪烨走进了这家唤作“水卿”的客栈,邪烨坐在然后降低价格了椅子上,全芷柔坐在了邪烨的旁边,小二跑了过来热情的打招呼,邪烨説道:“给我来你们这边最好的酒菜。”

平凡的小二微笑道:“好嘞,客官你稍等片刻,酒菜很快就上来。”

全芷柔看着邪烨説道:“你之前是怎么了,为何那样紧盯着我啊,莫非是我长得很像你的什么珍惜的人?”

邪烨冷声道:“是,你长得很像我以前的‘女’友,连名字都一样,没想到我去泡澡却是遇见了你,看来是缘分。”

全芷柔疑‘惑’的説道:“‘女’友?‘女’友是何意思?”

邪烨顿感无语,説道:“‘女’友的意思就是相当于这个世界未过‘门’的妻子。”

全芷柔惊讶的説道:“这怎么可能。我的天哪,怎么这么巧啊。那你的未婚妻现在如何?”

邪烨眼睛微微一眯,説道:“她已经死了。”

全芷柔捂住了自己的朱‘唇’,连忙説道:“对不起。”

自此之后,全芷柔就没有在和邪烨搭话,全芷柔看着上来的菜肴就大口吃了起来,邪烨只是拿着酒不断地喝着。

吃完,邪烨对着全芷柔説道:“你暂时就住在这里吧,这里会你如果没有作为比较安全diǎn,我的家现在不适合你来。”

全芷柔哦的一声,没有反对,看着邪烨‘交’了酒菜钱和房钱,邪烨走出客栈,全芷柔跟着邪烨来到了‘门’前,全芷柔有些犹豫了起来,大声説道:“你不会就把我放在这里,然后就不管我了。不安全就不安全,我看还是去你家里吧。”

邪烨没有回头,口中説道:“既然遇见了你,我是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你安心的在这里吧,三天后我来接你。”

先声药业
南充市白癜风医院
维生素d
友情链接
北京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