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医护人员被谁逼至墙角

2020-02-26 来源:

医护人员被谁逼至墙角?

8月27日,两起医生停诊事件均引起媒体广泛关注。

当日上午,在浙江金华市人民医院,一产妇产下一对龙凤胎后,男婴因先天性呼吸缺陷死亡。结果家属连日来到医院大闹,辱骂和攻击医护人员。有医生贴出通报,称医闹已致两名医生先兆流产,产科被迫停诊。但负责人说,这是个别医生心里委屈,擅自发布的。

几乎与此同时,云南玉龙县医院医护人员发起以严惩医闹、还我医院安宁、谁敢治病救人为口号的集体行动,并建议患者到其它医院就诊。据悉,曾有患者2012年因骨折在该院上了钢板,前几天因二次受伤,钢板断裂,遂跑到医院闹事,甚至还挟持了医院院长。

有评论指出,医生无端停诊也属医闹,只会给脆弱的医患关系雪上加霜,绝对不可纵容。

但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却非就事论事地褒贬所能化解。

这些年,频繁在中国医院上演的医生遇袭事件已不新鲜

,以至于有些医院甚至聘请警察保卫安全,而个别夜班急诊的大夫甚至持刀上班。

由于生存处境日益恶劣,尤其是人身安全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医学院校遭遇到了空前的招生难,甚至有医学界专家警告:若干年后,中国患者将面临有病无人救治的窘境。

平心而论,患者无论在治疗过程中,遭遇多大委屈和不幸,都应该按照正常程序,依法表达自己的合理诉求,然而,这条道路并不通畅,目前独立的第三方医患调节机制仍如空中楼阁,医院管理的行政化模式导致目前医患调节的公信力大打折扣,而相关的社会保险也仍在探索中。

此外,整个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即使这些年有所进步,但由于保障水平低下,医疗资源严重失衡,加上大病统筹等医疗制度尚未完善,导致患者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始终普遍存在。再加上基本医学常识的匮乏,一些患者便往往迁怒于诊治的大夫,直至袭击、伤害无辜。

众所周知,自2009年中国启动新一轮医改以来,医疗机构结束了长达十几年的市场化狂奔,开始回归公益,政府也加大了相关投入3年8600亿,并在扩点建面即扩大保障面和建设基层医疗点上取得了巨大突破。而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建立也向遏制看病贵迈进一步。但关键的公立医院体制改革却阻力重重。

在现行体制下,公立医院被分成三六九等,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在一些地区有加剧的趋势。而社会办医的民间资本又遇到了诸多准入瓶颈,加上监管不力,医疗水平参差不齐,很难获得患者信任。更可怕的是,即使医院想尽办法,这些宝贵的医疗资源往往被权力、金钱关系左右,而这又在无形中激化本已相当严峻的医患矛盾。

体制变革滞后的所有重压便由两个苦逼群体去全部承受内心愤怒的患者和被逼至墙角的医护人员狭路相逢,成为极端恶性纠纷的温床。从这个角度上,他们双方都是病态机制的受害者,这样的PK只会加剧双方的彼此伤害,循环往复,愈演愈烈。

印象中,有医科学生入学第一课是在卫生部长带领下朗诵《希波克拉底誓言》。而大医精诚、悬壶济世是古往今来社会对医生这个职业的褒奖,甚至有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之期许。职业操守和一定的道德水准固然是对白衣天使们的必要准入门槛,但结合当下医患矛盾的深层诱因,以及价值的功利化,道德的滑坡和科普的缺失,如果一味地对医德进行强调,无异于对深层体制病灶的伪饰,既吊高了患者对医生的期待,又导致多数大夫在道德绑架中很难恪守科学精神,去冒险挽救生命。

解决医患矛盾的根本不在于让所有的大夫都变成再世的华佗,而应该为医生和患者权益筑起完善的制度堤防,而这一切有赖于医疗体制改革全面深化的顺利推进。

当然,整个社会也当为此创造更宽松友好的氛围。专家如此,媒体如此,患者亦当如此。医闹不可纵容,但改革更刻不容缓。

新疆男科医院地址
腿部拉韧带方法
小儿积食
友情链接
北京旅游网